迷雾森林

修行中……

安德烈塔可夫斯基,从他的电影中我们能感受到一股静止的力量,每一帧都有着完美的构图,这些构图会让我思考,他是如何把这些完美的画面置入到电影剧情中的,但最后我懂得了,他的独到之处便是他并没有去刻意的放置那些画面,而是这些画面本来就是他所想表达剧情的最直观的镜头,在他的脑海中这个故事就该是这个样子,这终究取决于一个人的审美,不仅是对画面的审美,更是对文字故事的审美,安塔说过“在我孩提的时代,母亲第一次建议我阅读《战争与和平》,而且于往后数年中,她常常援引书中的章节片段,向我指出托尔斯泰文章的精巧和细致。《战争与和平》于是成为我的一种艺术学派、一种品位和艺术深度的标准;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办法阅读垃圾,它们给我一种强烈的嫌恶感。”
他的这段经历也直接影响了他后来的电影事业,使他对电影的理解与他人产生了一些不同。
我想在这个信息高度流通的年代里,要创造不一样的东西,我们还是得先学会分辨各种信息,去除杂志,找到符合自己的品味,在这个时代里不随波逐流很难,却也考验着我们对自我的把控。
这个世界上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安德烈,因为他不仅是一个电影工作者,更是一个拥有独特灵魂的诗人

有生之年,一定要画一部关于小孩的漫画,愿所有小孩都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

带着忧伤前行……唯有孤独能让人完全投入

试了下sai的马克笔,一种黑色根据力度不同又能呈现不同的效果,电脑绘也是博大精深啊

做一件毛衣,静静躺在你的衣柜,在你需要的时候陪你远走高飞

天灰了,不知道下的是雨还是眼泪